建筑PPP资讯网,提供PPP项目产业链专业的资讯,业务撮合与增值服务!- WWW.JZPPP.CN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热门关键词: 土地管理  上海  北京  成都培训  as

相爱相杀?PPP与环保企业的双生记

发布时间:2019-01-21
摘要: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给记者讲了一个他的亲身经历。在一次环保会议中,苏伊士副总裁孙明华向国内最大的PPP中介咨询方金永祥发问:现在环保PPP这么艰难,一直在做PPP的大岳是否有责任?孙明华之所以质疑,是因为近两年内,中国民营环保企业不断出现问题,频繁

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给记者讲了一个他的亲身经历。在一次环保会议中,苏伊士副总裁孙明华向国内最大的PPP中介咨询方金永祥发问:“现在环保PPP这么艰难,一直在做PPP的大岳是否有责任?”孙明华之所以质疑,是因为近两年内,中国民营环保企业不断出现问题,频繁寻求帮助。而大岳在过去的五年里,为1000多个PPP项目提供过咨询服务,涉及投资额一万亿元,力主推进PPP。

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记者,环保企业最近出的问题,主要是企业快速扩张,资金跟不上。他说:“企业杠杆太大的情况下,无论选择哪种模式都是不行的,这个时候其实退潮的不是PPP,而是企业自身的问题。”金永祥赞成上述监管层人士的看法,他认为PPP是一项经济政策,与以前的效率相比是好的,现在政府推出PPP项目,其实是给民营企业提供了机会,但是企业不考虑自己承受能力,盲目扩张,造成了现在的问题。

五年来一直专注于环保PPP研究的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近两年来,E20会员企业中不乏出现问题的环保企业。薛涛表示,2018年,大约有十七家环保民企上市公司碰到了金融紧缩,进而导致公司遇到现金流障碍和股权质押爆仓的风险,部分企业不得不引入国有资本,甚至因此放弃控股权。他说:“经过我们的分析,发现大约有50%和2014年以来推行的PPP项目中非运营类的种类有关。理解这个区分,就能明白近几年来PPP发展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方面。”

问题

早在2018年12月20日晚间,深圳市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汉生态”)获悉,铁汉生态拟通过大股东转让股份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机构——深圳市国资委100%控股的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转让完成后,深投控与深投控指定的关联方或其直接或间接管理的基金所持股份占铁汉生态股份总数的10%,深投控将成为铁汉生态第二大股东。

环保PPP行业的龙头企业东方园林早在11月2日发布公告,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唐凯先生与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已经签订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盈润汇民基金拟参股东方园林,受让公司不超过总股本5%的股份,成为东方园林的战略股东,并为东方园林的健康稳定发展提供支持。盈润汇民基金为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通过旗下母基金北京市盈润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出资的基金主体。

在2018年更早的时间,已经有盛运环保、三聚环保等近十多家环保企业引进了国有资本。薛涛认为,除了盛运、凯迪两家民企因所参与的运营类PPP项目,由于质量不高、扩张速度太快等原因带来自身经营的问题,其他更多的民企上市公司在水环境和园林绿化领域,因为参与非运营的PPP项目,而受到了后期政策和金融环境的震荡。至于其他在固废领域的上市公司,总体表现稳健,也有少数未参与这类非运营PPP的公司尚显安全。

薛涛进一步解释,总体而言,非运营类的PPP,基本都是纯政府付费类,但是反之则不成立,即还存在纯政府付费的运营类PPP模式,例如在环保的固废领域,主要是环卫和垃圾填埋这两个细分领域。他表示,非运营类的PPP在环保领域主要集中在河道治理、园林绿化、海绵城市、地下管廊和农村环境治理等领域,其基本特征包括采用“可用性付费”来分期偿还工程投资,后期每年的运营维护费用对比可用性付费比例很低,以及工程边界模糊,社会资本基本不具备关闭服务权力等。

“我们回顾上述出问题的上市公司,基本都涉及了这类项目。在金融环境紧缩的情况以及92号文件(财政部办公厅2017年11月发布的《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对入库项目进行整顿,金融机构严控不规范项目的大背景下,国企和建筑央企尚且可以忍耐这些冲击,但是对于民企上市公司来说,就出现了现金流断裂和股权质押爆仓的风险。可以看到,这些非运营的PPP领域主要参与的企业,除了建筑类中央企业,其他都在水务和园林领域。这就是桑德、东方园林和铁汉生态等公司面临困难的原因。”

与这些非运营类PPP项目形成对比的是,现在的固废乃至污水处理等环保类PPP项目。2016年,财政部发布《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深入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公共服务领域,项目一般有现金流,市场化程度较高,PPP模式运用较为广泛,操作相对成熟,各地新建项目要“强制”应用PPP模式,中央财政将逐步减少并取消专项建设资金补助。薛涛对记者表示,无论是固废还是财政部规定的污水、垃圾处理两个行业,主要都是有运营属性、具有流动性、金融机构相对支持,以及政府补贴相对有保障的行业。

融资困境

在过去的两年环保企业乃至环保类PPP项目,最后面临的问题都是融资问题。一位生态环保PPP项目的负责人告诉记者,2017年10月开始,他介入一个PPP项目融资。这一年多里,他与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直投资金方,商业银行,政策银行都沟通过,也申报过财政部ppp项目补贴,和惠普金融补贴。到现在,均未有实质性融资落地和补贴资金到位。事实上,他的项目为财政部示范项目,又是环保类,均属于目前国家重点扶持关注的类型。

上述负责人认为,现在融资困难的主要原因有几个。首先是政策变化大,2016、2017年PPP大力发展,大量贷款放出,2018年1月被紧急叫停,整个PPP项目库问题整改,大量问题项目被清库,很多都是连一实施两评价(一实施:实施方案;两评价:物有所值评价和财政承受能力评价)都没有批复的项目,这些问题项目开工建设,融资都放款的被清库,金融机构如何处理?其次是2018年6月,国家调整政策,又放开金融环境,鼓励金融机构大力支持优质PPP项目,

可是,金融机构毕竟不是慈善机构,他们是逐利的,在国家5年期基准利率4.9%的条件下,外部市场早已经到达7%-8%,甚至一些房地产融资利率已经达到12%-13%。基准利率不调整的情况下,PPP项目公司很难在合理利率下跟金融机构谈融资。而且2018年1月全面暂停,6月又全面开放,政策变幻莫测,很多金融机构甘愿不做融资业务,以免做了融资又有新的政策出现。政策频繁变换后,政策实际落地又很漫长,真的落地到一线完成融资放款,又是半年过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PPP模式为铜川市公共服务“加油”

下一篇:没有了

建筑PPP资讯网

全面提供PPP项目产业链专业的资讯!

全力组织PPP业务撮合与增值服务!
联系邮箱:jerrychin@126.com